当前位置:曾仕强视频全集网 > 讲座文库 > 《《周易》研究新收获》文章内容

《周易》研究新收获

日期:2017-01-24 14:22:25   来源:会员发表   作者:曾仕强

【摘要】本文介绍了《周易》研究新收获:
众所周知,《周易》作为一个大学问,发韧于占筮活动,阴阳八卦,正是大自然向人类反复映现和不断变易其千姿百态的形象,即通过“无字天书”演变六十四卦,强烈刺激和哲理感悟人们从中获得丰富想象和贴切行知,在不断模拟,获取感知和抽象过程,把握和理解卦象和卦辞——人类最初的文化符号,推动人们理解力的迅速提高,把握了要领形成某种认知模式,映示“无字天书”的“奇”而非不可捉摸的文化要义。

《周易》作为我国最古老的一部儒家经典著作,世誉“群经之首”,历来认定是中国哲学的源头。潘雨廷先生曾经这样评价《周易》研究的势头和前景说:“近十年来,《周易》一书逐步引起人们的注意,此风不得不知有来自国外的事实,故重视《周易》者,不但限于老年学者,且多中青年,此为极好的现象,能见到《周易》有发展前途。”这是先生为江国梁君《周易原理与古代科技》出版撰作的序文,当时作者年富力强,以其独特的视野和思路,展现于致力象数之学研究和探讨《周易》的本旨,即神学主旨“推断吉凶”和《周易》的表现形式,即“卦象卦辞”,这是作者承继家传,又具本人的心得,深入钻研和透彻理解“观象系辞”和“制器尚象”的本义,结合实际,不断拓宽思路,以逞尽力说明象数之理之同时,减少过分渲染其神秘感;简明解释象数应有作用同时,力求不再增多其神秘感。这样的构想,作者完成《周易原理与古代科技》(鹭江出版社出版),三十八万余言专著之后,经过一段搜集资料,制订课题和精思傅会,推出了《易学研究基础与方法》(一),由台湾学易斋2000年3月出版,列为《易学研究丛书》之一种,引人瞩目。
??业师黄寿祺教授说过:“这部奇书的思想光华,是通过神秘的‘占筮’外衣,焕发出恍惚窈冥的象征色彩。它那蕴蓄丰富的变化哲理出现之际,人们对之既向往又‘陌生’,乃至‘仁者见之谓之仁,智者见之谓之智,百姓日用而不知。”(《系辞上传》)何以称《周易》是“奇书”,俗谓“天书”呢?主要是因为“年代久远”、“文字深奥”、“时代暌隔”、“注疏繁芜”,使得今人难以摆脱深奥艰涩的文字障碍,也使得今人难以逾越古往今来的时代暌隔,以致难从繁芜冗杂的注疏诠释中阅读和理解《周易》原理,视这部在古代相当历史阶段代表中华文化前进方向的哲学巨著,为越读越玄,越注越“神”的“奇书”,其中推断吉凶的主旨和卦象卦辞的表现形式,以阴阳变易,诠释和判断人和自然、人和社会、人和人之间各种矛盾、运动和变化,无与伦比地展现中国古代人们观察世界和审视生活的辩证思维方式,十分突出地表现中国古代人们宏观把握和微观驾驭的能力。这是“奇书”之“奇”的特色。所以,作者撰出《无字天书》冠于书前,有如引言,启人思考和揣摩——据考:人们只能以古籍中的记载为据,如“伏羲氏”王天下,“龙马负图”得而画八卦,该图古称为“河图”。它的特点是:用黑白环点示数、排列成图。即一六居下,二七居上,三八居左,四九居右,五十居中。又如“大禹”治水,理龟载文于背,得而因之成“九畴”,谓之“书”,古称为“雒书”。然而,后来见到的“洛书”,没有文字,也只是用黑白环点示数的“图”(有称为“洛图”)。该图有言曰:戴九履一、左三右七、二四为肩、六八为足、五环居中。据说“河图”“洛书”古时皆有文书,后来散佚,现在大家经常看到是宋时朱熹的《易学启蒙》中的两幅图,因有数无字就叫它“无字天书”吧。至后,又出现一幅图叫做“九宫图”,全是用数码排列。我认为它是试图用“八卦”原理,仿照“洛书”与《大戴礼记》中的“明堂图”而创造的。该图的特点是:纵横交叉数的和皆“十五”,又称“九宫数”。该图实际出现的是在徐岳的《术数记遗》中,属于“古算法”。因为该图有数无文,也可以把它称作“无字天书”吧。应当指出,由于“五术”者强给披上“神秘”的外衣,把它吹得神乎亦神,影响极深,所以我才给以明指:它是数学,“飞星”与它无缘。此外,古代还有几幅图,如古“太极图”、“先天图”、“后天图”等,也都应该称为“无字天书”。(页24)
??正是“无字天书”,《周易》研究,自孔子读《易》韦编三绝,着《十翼》以降,注家蜂起,从魏王弼《周易注》《周易略例》,到唐孔颖达《周易正义》;从宋朱熹《周易本义》《易学启蒙》,到明来知德《瞿塘先生易注》(简称《来氏易注》);从清李光地《周易折中》《周易观象》,到现代马其昶《复位周易费氏学》、尚秉和《周易尚氏学》以及黄寿祺《易学群经平议》《汉易举要.孟氏易学》《周易名义考》《论易学之门庭》等,注、疏、释、辩、论。颇见繁多,其中代有名著,仁智之见,各自深化的认识和独有的见地,力求将文学深奥艰涩得以明白易懂的说明,以期缩短时代暌隔,让人们从古老的《周易》中阴阳变易的理论体系,领悟古人精妙深邃的思想之于社会生活具有分析矛盾,解释世界,探讨科学技术发展的强大生命力。但是,也存在如《四库提要》既称《易》学有“两派六宗”,越说越繁的偏向。以致不少人们望而生畏,或难以步入学《易》门庭,徘徊不前。

众所周知,《周易》作为一个大学问,发韧于占筮活动,阴阳八卦,正是大自然向人类反复映现和不断变易其千姿百态的形象,即通过“无字天书”演变六十四卦,强烈刺激和哲理感悟人们从中获得丰富想象和贴切行知,在不断模拟,获取感知和抽象过程,把握和理解卦象和卦辞——人类最初的文化符号,推动人们理解力的迅速提高,把握了要领形成某种认知模式,映示“无字天书”的“奇”而非不可捉摸的文化要义。这便是集中在象数、义理两个范围的研究。义理派以阐明《周易》的哲学大义,作为经学派,即后称儒学;而象数派,既要切占筮之用,也要发《易》理深蕴,作为象数派,即后称道家派。吴承仕先生在清人彭申甫《周易解注.傅义辨正》有说:“名物为象数所依,象数为义理而设”。指的是象数义理两者互相参用。作者多年悉心研究,从海外归来,携回菲律宾华文《联合日报》、《世界日报》连载的这部新着,阅后颇为欣慰。如果说《周易原理与古代科技》面世,让读者明白研究现代科学技术,必须熟知中国历史和哲学范畴的发展全过程,还必须了解象数的发生和发展全过程。这样,正是了解中国古代自然科学和技术发展的史况,以便有机联系其与现代科学和技术发展的实际,就能最充分理解中国“哲学——科技“的一体化的特点。作者的研究《周易》新课题,便从这一立论完成《易学研究基础与方法》。何以称这部著述是《周易》研究的新收获呢?我以为其着有独到的特色。